金嗓丹心的“中国之莺”——记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周小燕
浏览次数:7114    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1/6/26 18:43:38     



2011820日晚上,当第八届上海国际歌剧大师班结业音乐会临近尾声,全场沸腾起来,观众纷纷起立鼓掌,祝贺音乐会成功举办。一直坐在台下的大师班艺术总监周小燕走上舞台,与学员们共同分享收获的喜悦。

尽管已是94岁高龄,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、我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、声乐教育家周小燕依然活跃在音乐教学第一线。从抗战烽火里演唱《长城谣》,到功成名就之际毅然回国;从指导学生在世界大赛上摘金夺银,到连续8次主持上海国际歌剧大师班,周小燕光大中国声乐艺术的激情从未泯灭,奉献自我、服务人民的愿望随着时间的积累而日渐浓郁。

一片丹心向祖国,金嗓绝技育英才。周小燕,好似那歌声嘹亮婉转的中国之莺,用毕生心血唱出了一曲格调高雅的生命咏叹调。

常怀爱国情,中国歌唱家要唱好中国歌

1937年,抗日烽火燃遍中华大地。武汉街头的简易舞台上,一位年轻姑娘深情地唱着:万里长城万里长,长城外面是故乡……”歌声悲愤苍凉,深深感染了众人。《长城谣》这首抗战名曲,后来被选为电影《热血忠魂》插曲,传遍了大江南北。唱歌的姑娘就是刚刚20岁的周小燕。

一首悲音低回的歌曲,一段难忘的家国情怀。《长城谣》牵系着周小燕对祖国母亲真挚而深沉的爱。

时隔半个多世纪,在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活动中,周小燕走上长城,再次放歌《长城谣》。当年,国土沦陷的恶耗接二连三,她心急如焚;此刻,山河妖娆,祖国强盛,她从心底感到无比自豪!

为庆贺周小燕从教65周年,2005618日,她的弟子们在上海大剧院专门举办了一场音乐会,周小燕又一次登台,领唱《长城谣》。这一年,正值抗战胜利60周年。之前有人担心,她年纪这么大,还唱得动吗?有人则好言相劝,还是不要唱了,万一唱不上去,坏了自己的形象名声。

周小燕当时说:我今年88岁了,还有两年就90岁了,当年的音色不会有了,但当年的爱国热情和抗战激情还是有的。一首穿越时空而来的歌,带给观众强烈的共鸣和震撼。友人把现场演出的照片放大了送给她,周小燕把它挂在自家的客厅里。

1938年,周小燕赴法国学习声乐,经过8年的刻苦学习,她出现在巴黎这个国际大都市的舞台上。19467月,周小燕在卢森堡举办首场独唱音乐会,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,嗓音纯净,像水晶般坚实,像钻石般光彩,还有报纸称赞她花腔技术娴熟高超。自此,欧洲一些国家的著名大剧院热情地向她发出了邀请。周小燕被誉为中国之莺,活跃在意大利、德国、英国、瑞士等国家的舞台上。19476月,她参加世界乐坛盛会——首届布拉格之春,紧接着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五大城市巡演。瑞典、挪威、芬兰、美国……各国的邀请函更是如雪片般飞来。

在事业最为辉煌的时刻,1947年底,周小燕毅然决定回到祖国。1949年,第一届文代会在北京召开,周小燕参加了。她得到大会发的一个小本子,周总理在上面为她题词,为建设人民音乐而努力,让她备受鼓舞。郭沫若、茅盾、巴金、田汉、丁玲等也为她题词,勉励她为人民歌唱。

回想起那段时光,周小燕豪情满怀:我一直记得总理和大师们的话。当一个人民的歌唱家、人民的教师,是最光荣的,这也是我一辈子努力的方向。

1949年,周小燕进入上海音乐学院,这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成为声乐系教师,生命紧密地与学生连在了一起。

中国歌唱家要首先唱好中国歌,这是周小燕一贯坚持的原则。她不但身体力行,而且教导学生认真去做。她的一位门生曾经举办音乐会,整场都唱外国歌,只在加演的时候唱了首《长江之歌》。周小燕厉声责问:你是中国歌唱家,为什么不把中国歌曲列入正式曲目?从那以后,周小燕向声乐系建议,每个学生每学期攻下的10首作品中,必须有4首中国歌曲。

她热爱这个饱经沧桑的土地,这份爱融汇在她毅然归国的行动里,附着在她演唱的曲目表上,体现在日复一日的教学活动中。

把学生当孩子,房门时常为学生打开

非典时期,上海有些高校停课。一天,静寂的上海音乐学院党委办公室里电话响了,听筒里传来周小燕痛苦的声音:张书记,我难受死了。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,他们就是我的生命啊!

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。这是周小燕发自肺腑的一句话。在她内心的天平上,学生是生活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她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为他们送上悉心的指导,看着他们长大成才,在声乐的天地里成就自己的事业。

魏松1973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,师从周小燕。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,周小燕冒着被批斗、被逐出教师队伍的危险,下课后把学生领到自己家中,拉上窗帘,让他们把耳朵贴在留声机旁,倾听那几张没有被抄走的法国旧唱片。

魏松正是从这里得到了西洋音乐的启蒙,一步步成为优秀的男高音歌唱家。他感叹,对于周小燕老师来说,学生是她生命中的唯一

廖昌永,一个赤脚的农家孩子,朴实又腼腆,初见周小燕时吓得逃到马路对面,不敢打招呼。他不仅钢琴、乐理基础差,一开口还有浓浓的四川口音。周小燕把他带回家,一句一句地纠正。廖昌永学习十分刻苦,进步显著,本科毕业后,又成为周小燕的研究生。

在跟随周小燕学习了几年之后,1996年、1997年两年时间里,廖昌永3次获得国际声乐大奖。难怪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感慨地对廖昌永说:你是一个天才的歌唱家,更重要的是你有一位伟大的老师。

廖昌永清楚地记得,比赛归来,周小燕语重心长地告诫他:获了第一名之后,并不是说你现在就比以前好了很多,只不过现在有了机会拿到第一名。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,还得保持一个很平静的心态。正是因为这种贴心的提醒,廖昌永一直保持着宠辱不惊的生活状态。

如今,廖昌永已成为享誉国际的歌唱家,并担任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、声乐歌剧系主任。在众多演唱场合,他最爱唱的一首歌是《老师,我总是想起您》。他说:我在周老师身边生活数十年,跟她完全像母子,感觉特别亲。

周小燕家的房门,时常为学生打开,她的家成了免费的旅馆和教室。如今活跃于世界舞台的李秀英,当年就因为生活困难,在这里吃住了好几年。节假日里,周小燕还会把学生叫到家里聚餐,减少他们对家乡亲人的思念。更多时候,师生对琴而歌,共同切磋声乐技巧。在音符缭绕的客厅里,学生收获的不仅是歌唱的技巧,更感受到一种大爱的暖流和崇高的人格魅力。

一批又一批优秀学生,在周小燕的指导下走上了世界舞台——魏松、廖昌永、李秀英,还有张建一、鞠秀芳、罗魏、高曼华、刘捷、顾欣、万山红……每当捷报从国内外传来,周小燕总是为学生的成长进步感到欣慰。

有人赞扬周小燕,培养了那么多出类拔萃的弟子。她却说,学生成功了,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为国家争光、做事,而她个人起的作用则是其次的。如果论功劳,我最多只占一部分,还有学生自己的悟性和勤奋,以及其他老师打好的基础、观众的鼓励、社会各界的帮助。周小燕谦虚地说。

1996年,周小燕的老伴、著名电影导演张骏祥病逝。他们在美国的一双儿女回来奔丧。临走那天,儿子看到瘦弱的母亲坐在沙发里掉眼泪,心里很不是滋味,就动员母亲和他们一起去美国,可周小燕不答应:我不去。我的学生都在这里,我去那里干什么!

在周小燕心底,学生就是她的孩子。为了学生,她宁愿和儿女分开;为了学生,她甘于奉献一切。

让生命燃烧,工作到盖棺那一刻为止

在周小燕心目中,献身教育事业正是安享晚年的最好方式。她是一支不知疲倦和痛楚的红烛,不惜燃烧自己,为世界带去光和热。

1988年,上海周小燕国际歌剧中心成立了,周小燕亲自挂帅。这一年,她已年过古稀,但她不觉得这样的年龄意味着思维迟缓、行动不便。为了办好歌剧中心,她事无巨细,身体力行。

中心成立次年,就与江苏省歌舞剧院合作,演出意大利著名歌剧《弄臣》。周小燕每天都在排练场。一天,她边后退边与学生说戏,脚底一滑摔倒在地,被诊断为大腿股骨骨折。大家担心她的身体,周小燕却自责起来,担心影响《弄臣》的排演进度和质量。她决定不离开南京,就在当地做手术。长长的钢针打进了她的大腿内,把裂开的骨头重新固定好。没过几天,周小燕将演员叫到了病房,逐一辅导。彩排时,她摇着轮椅来了,悄悄地在观众席旁边的走道上观看。为了歌剧的成功,她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。

多年来,周小燕歌剧中心先后公演了《弄臣》、《茶花女》、《唐卡洛》、《唐帕斯夸勒》、《乡村骑士》、《原野》等中外佳作,并举办过多场中外歌剧名作精彩片段音乐会,大大丰富了中国的歌剧舞台。

周小燕歌剧中心不仅出戏,而且出人。上海国际歌剧大师班是中心组织的常规活动,自2000年首次举办以来,至今已举办8届。中心邀请国内外知名声乐大师,为青年歌唱家、声乐教师和优秀声乐学生安排丰富的课程内容,进行歌剧演唱、歌剧语言、歌剧表演等专项培训。周小燕担任大师班艺术总监,不仅参与前期策划筹备,还亲自登台授课,观摩学员们的结业表演。

置身声乐教育的氛围中,周小燕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有时她身体欠佳需要治疗,出院不久就赶往教学现场。她总是仔细聆听着每一位学员的演唱,一个音一个音地纠正,甚至连一个眼神、一种表情、一个动作都不放过。

2011年第八届上海国际歌剧大师班吸引了全国20个省市的42名学员参加,几周的时间里,他们接受了中外名师手把手的指导,在结业音乐会上展现了精湛的演唱水准和不凡的艺术潜质,演唱曲目涉及5种语言的21部歌剧。

意大利著名钢琴演奏家、指挥家马克·博埃米兴奋地说:我很惊奇,中国有这么多好嗓子。学员们的表现堪称完美,相信他们未来的艺术前途一定很光明!

学员们上台谢幕的那一刻,观众席沸腾起来。周小燕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,起身向全场挥手致意。她的步伐稳健有力,她的表情自信欢愉,似乎在告诉人们,弟子们有了进步,她是多么自豪;能够为教育事业尽心尽力,她又是多么幸福。

有个学生曾对旁人说:我是周小燕的关门弟子。周小燕听到后,厉声质问: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关门弟子?”“那么,老师您什么时候关门?周小燕回答:等我盖棺的那一天。她说:我是终身教授,就一定要教到再也爬不起来。

自从周小燕老伴去世后,上海音乐学院同意她在家里上课。歌声和钢琴声,成了周小燕客厅里的美妙风景。如今,她几乎每天都要上课,上午带两个学生,下午带3个学生。每逢学校开会、集体活动等,不得已停课,她都会在周末补上。

几多耕耘,几多收获。周小燕是一个贪心的人,心里总对声乐教育事业怀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,甘愿为繁荣歌剧艺术拼老命。这只骄人的中国之莺不服老,她说:为了祖国,为了艺术,我一天要当几天用。

(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)

 

      

 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 苏州大学党委宣传部、新闻中心( E-mail:zh1949@suda.edu.cn )
Copyright (c) Soochow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